您的位置: 汕尾资讯网 > 历史

重生原始部落 【059】生命的延续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6:05

重生原始部落 【059】生命的延续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山洞内的喧杂声终于是彻底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一丝动静从中传出,沈农猜测巢穴里的白须猿猴多半是都被烟雾给熏死了。

但凡只要是用鼻腔呼吸的生物,就绝对免疫不了烟熏,呛人的烟雾跟海水一样,都可以让生物产生窒息。

为了安全起见,沈农和蚩又在洞口外面多等待了一段时间,这才伸手去扒弄堆积起来的碎石,想要把洞口给重新挖开。

轰隆!

当最后一块石头被搬开,白须猿猴巢穴的全貌终于是映入了沈农二人眼中,借助着头顶的月光,沈农勉强可以看清整个洞内的全貌,只见这是一座地势有些下陷的洞窟,里面长满了绿藤和爬山虎,看起来颇为有些神秘。

而此时,洞内的地上躺满了浑身白色的白须猿猴,它们一个个身体东倒西歪的,眼瞳里充满了溃散。

洞口刚被沈农二人清空,一股浓重刺鼻的烟熏味顿时从里面疯狂的蔓延出来,沈农一个没注意,直接被呛的鼻眼发酸,也没做什么举动,眼泪立马就止不住的从泪腺中往外肆流。

“咳咳咳!”伸手抹去自己的眼泪,沈农脸上虽然显得非常狼狈,但心里却是放心不少,连自己这会只是小小的吸了一口气,就已经呛的都快不行了,那些白须猿猴在封闭的山洞内起码待了快半个小时,除非有一对铁肺,否则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先站在外面等等吧,等这些烟雾散掉了我们再进去。”沈农捂着口鼻,走出洞口的范围说道。

“巫,那些白须猿猴真的死了吗?”蚩跟在沈农的身后,脸上非常激动的问道。

他刚才稍微粗略的看了一下,山洞内大概有十多头白须猿猴,其中小猴子占一半,大猴子有六头,这些要是都带回部落,那可是大量的凶兽血肉啊!

“等会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放心吧,多半是死了。”沈农自信的说道。

呼啸而来的山风既能将呛人的烟雾吹进白须猿猴的巢穴,也能吹散里面的浓烟,大约五分钟后,沈农这才摩拳擦掌的走进山洞当中,准备欣赏起自己的收获。

这次兵不血刃的就在轻易之间杀死了整整一个族群的白须猿猴,可谓是丝毫不费吹灰之力,若是放给狩猎队的那帮族人去做这件事情,恐怕全队团灭都不一定能杀死一只白须猿猴。

蚩看着地上那些全是被闷死的白须猿猴,顿时就忍不住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沈农的背影,在整个黄丘部落里,估计也就只有沈农才能够做到这样的壮举了。

“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没死透还在喘息的猴子,有的话直接用手掰断它们的脖子,不要用武器,不然血流出来我们没东西承接就浪费了。”沈农提醒道。

蚩立马开始检查起来,他用双指在每一位白须猿猴的鼻孔下感受一番,确认没有热气喷出后,才继续检查下一头,态度非常认真。

沈农见状,便打算在山洞里四处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被白须猿猴收集起来的食物,到时候可以顺便一起带回部落。

但就在这时,蚩那边突然传来了动静。

“巫!这头白须猿猴还没有死!”

沈农一愣,在这封闭的空间里被浓烟闷了快半个小时都没有死,难道那头白须猿猴还真是铁肺不成?

好奇之下,沈农连忙转身朝着蚩的方向走去,只见蚩正站在一头体毛被熏到发黄的白须猿猴身边,有趣的是这头白须猿猴竟然握着半块西瓜皮捂住了自己的脸,看起来非常人性化,也正是因此它才勉强活了下来,撑到沈农等人把洞口挖开,让空气开始流动。

“巫,我杀了它吧。”蚩说道。

“嗯,那你动作快点,给它一个痛快。”沈农点点头道。

但下一刻,沈农的目光便注意到了白须猿猴腹部那高高隆起的肚皮上,沈农眉头一皱,随即看向其胸膛位置,果不其然,这头白须猿猴竟然是母的!

“等等!”连忙喝止住蚩要扭断母猴的举动,沈农蹲下身体,伸手在母猴的肚皮上轻轻**起来:“它好像要生了。你快把那个西瓜皮拿掉,让它多呼吸点干净的空气。”

蚩连忙照做,只见没了西瓜皮的遮挡,母猴的相貌顿时就映入了沈农眼中,它眼神黯淡的双眼半睁半闭的侧头看着沈农,厚实的双唇在不停的微微蠕动,好像是要说些什么的样子,但因为缺氧太久,它已经完全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你也别怪我,在这个时代讲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我不杀你们,我就无法提升自己的实力,而没有实力我以后也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继续活下去,你们会被我杀死,就说明你们族群的实力不够,这个世界不适合你们,早晚也是要被其他生物消灭的。”看着母猴的眼神,沈农忍不住轻声说道。

不得不说猿猴类生物真的是非常具有灵性,它们的眼睛看起来会让沈农感觉到自己不是和一头猿猴,而是在和一个人类对视一样。

优胜劣汰,沈农此刻并不是心软愧疚,而是在对一位体内孕有新生命的生物进行着人道尊重,不管怎么说,母亲都是伟大的,这头怀孕的母猴为了肚子里的后代,能够奇迹般的支撑到现在

,也足以证明这一点。

滋滋!

沈农话语刚落,便听黑暗中突然响起一声疑是排泄的声音,然后一阵轻微的啼哭声便从母猴屁股底下传了出来,虽然声音非常轻微,但在这个安静的山洞内却显得是那么的响亮。

“巫……它好像生了……”蚩站在旁边不可思议的说道。

“吱吱!”母猴突然鼓起全身的力气,张嘴对着沈农大喊两声,然后瞬间失去生机,就像是其他早已死去的白须猿猴一样,眼神里只剩下了死寂。

沈农很是无奈的伸手母猴双腿掰开,借助着从洞口外照射进来的月光看着那只躺在地上不断‘吱吱’啼哭,浑身无毛的小猴子。

镇江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呼伦贝尔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三亚好的癫痫病医院
镇江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