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尾资讯网 > 科技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千里下江都(九)

发布时间:2019-10-12 18:08:53

覆云乱煜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千里下江都(九)

既然有这辨法大会,本就对佛道略有涉猎的萧煜自然不想错过,下令停船靠岸,自己带着一家人和几名随从,悄然上岸。

圆觉寺并不在城内,而是位于距离江州城大约三十里的松山上,萧煜大约是辰时时分便到了圆觉寺外,寺门还未打开,不少上早香的香客都在门外等待,见到萧煜这携家带口的一行人后,也没多大惊异,只当是哪里大户人家的女眷前来上香,毕竟这圆觉寺是江州四大名寺之一,名门望族也是经常来这礼佛上香的,只不过豪门大族在来之前,会提前知会寺中,不必如寻常人家那般在外等待。由此看来,这一家子怕也不是本地大族。

萧煜闲来无事,便牵着萧羽衣,与林银屏一起围着圆觉寺的山门转了一圈,此时正值清晨,空气中还带着微微清凉之意,放眼望去,一片青翠之色,绿意盎然,比起西北的荒芜和苦寒,这儿才算是真正有了春的味道。

因为过齐州时萧羽衣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的缘故,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关内的春景,不由得瞪大了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四下张望着。

萧煜转头对身旁的林银屏说道:“听闻凡是寺庙,素斋都做得不错,只是不知能否比得过齐云真人的素云宴。”

林银屏虽然没去参加那场堪称奢华的素云宴,但也听萧煜说过一二,不由笑道:“一般的普通斋饭怎么能比得过道宗的素云宴。”

萧煜撇了撇嘴,“素云宴虽然珍贵,但是许多食材换成了药材,在口味上差得很。”

林银屏呵呵道:“幸亏我没去。”

说话间,圆觉寺的大门缓缓开启,两名知客僧从门中走出,对着寺外的那众多香客们合十行礼,香客们朝寺内涌去,萧煜一行人便跟在人流之后,不紧不慢地朝寺内走去。

林银屏信佛,便带着萧羽衣前去正殿拜佛,萧煜自觉身为道门中人,再去拜佛实在有些不像话,让张霄领着几个暗卫随行护卫之后,萧煜独一人随意踱步,不知不觉间,竟是走到了一处偏殿前。

这处偏殿供奉的是药师王佛,所在之处极为荒凉,除了殿中有个身着绫罗的老者以外,周围没有半个香客。老者须发雪白,安坐蒲团,双手置于膝上,刚好转头望向殿外的萧煜。

老者朝萧煜微微一笑,然后伸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萧煜洒然一笑,走进偏殿,坐在老者对面的蒲团之上。不等他开口,怕是已经有古稀之年的老者便温声问道:“公子独自一人来上香?”

萧煜笑了笑,“内子带着小女拜佛上香去了,我独自一人转转。”

老者饶有兴趣道:“公子不信佛?”

萧煜摇头道:“可敬不可信。”

老人笑道:“也好,子不语怪力乱神。”

萧煜顿了一下,反问道:“圣人之言,自然是微言大义,可到底是子不语怪、力、乱、神,还是子不语怪、力、乱神?”

老者先是一愣,然后缓缓地将萧煜所说之话重复了一遍,大笑道:“公子真是个妙人。”

萧煜淡然道:“不过是从书上看来的,算不得自己本事。”

老者轻轻瞥了萧煜一眼,笑道:“公子是哪里人士?”

萧煜平静回答道:“祖籍东都。”

老者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萧煜忽然开口问道:“未请教老先生贵姓?”

老者轻声道:“免贵姓龚。”

萧煜眼神微微一凝,“是龚尊的龚?”

龚尊,字唯我,三朝老臣,历任兵部尚书、吏部尚书、内阁次辅等官职,于十年前告老时,封少保,赠上柱国,堪称门生故吏遍布天下,而且又是与少师孙世吾师出同门,甚至曾与张江陵一道组阁,虽说张江陵执政时,内阁便是他的一言之堂,内阁诸公宛如应声虫,可那也是大郑第一相的应声虫!

在江州,除了有四大名寺,还有四大望族,分别是琳琅卢氏、金山龚氏、江亭林氏、左州司马氏,在江州,说话最有分量的的既不是琳琅郡王,也不是江州布政使和江州总兵,而是世居江州且又同气连枝互为奥援的四位家主,龚尊便是金山龚氏的上代家主,作为老辈人中硕果仅存的龚尊,在四大家中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威望,即便是四位家主见他,不能说诚惶诚恐,也要毕恭毕敬地持晚辈礼节。

果不其然,老者点头坦言道:“老夫正是龚尊。”

萧煜并不意外,拱了拱手,道:“原来是龚老先生,失敬。”

龚尊笑了笑,道:“本该是老夫先行王爷行礼才是。”

萧煜眯眼道:“王爷?老先生何出此言?”

老人不紧不慢的说道:“西平王千里下江都的事情,老夫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是略知一二,算算时日,差不多也该到江州了。”

萧煜平淡说道:“原来老先生是专程来等本王的。”

老人摇头笑道:“适逢其会罢了。”

萧煜不置可否,眼神清冷。

老者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老夫想问一句,王爷你去江都,所为何事?”

萧煜沉默不语,只是不断旋转着自己拇指上的扳指。

老者也不以为意,继而感慨道:“英雄出少年啊,王爷还未而立,就已经打下一片好大基业,倒是让老夫自叹不如,老夫在王爷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翰林编修。”

萧煜微微一笑

,恢复云淡风轻的平静神态,平声静气道:“各自有各自的缘法,说不定哪天,我就兵败身死。”

老人眯起眼,“王爷何出此言?”

萧煜淡笑道:“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无异于江州定海神针的龚尊轻声道:“老夫这次见王爷,还有就是想再问王爷一句话,若是有朝一日,神州陆沉,王爷该当如何?是解民于倒悬?还是欲逐鹿天下?”

萧煜皱了下眉头,没有回答,而是径直起身离去。

龚尊望着萧煜离去的背影,脸色平静无波,心思让人琢磨不透。

从药师王佛的佛像后走出一人,儒生打扮,赫然是被玄尘大真人镇压于梅山的徐鸿儒。

老人平静问道:“都听见了?”

此时的徐鸿儒难掩其脸色苍白,捂着嘴咳嗽了一声后,摇头道:“萧煜境界提升太快,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以我目前的境况,只有竭力隐藏气息才勉强不被他发现,所以方才我封闭了自己的六识,什么也没听到。”

老者面无表情的说道:“萧煜什么也没说。”

徐鸿儒顿了一下,然后才缓缓开口道:“既然如此,无生老母慈悲,想要将萧煜度往真空家乡,这次萧煜江都之行就是最好的机会,不过肯定有道宗之人负责接应萧煜,该如何行事,还请老先生教我。”

老者皱了皱白眉,说道:“修行如何,老夫不懂,但老夫早就说过,在修行界,不管是谁,都不是道宗的对手,若是依仗逍遥神仙来杀萧煜,那是自寻死路的办法,魔教和上官仙尘不信邪,还不是全都败于道宗之手?但俗世这一块,却大有文章可做,毕竟逍遥神仙不入俗世是道宗自己定下的规矩,想来只要咱们不动逍遥神仙,道宗的大真人们也只会作壁上观,从俗世入手路反而成了最稳妥的办法。本来萧煜稳坐西北四十万大军,这条路也是行不通的,可谁让他只身来江南呢?”

徐鸿儒拱手道:“谢老先生指点。”

龚尊挥了挥手道:“老夫也就是出出主意在行,具体该怎么做,还得看徐先生你们的手段了。”

徐鸿儒点了点头道:“学生晓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排行怎么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费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治病怎么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费用表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