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尾资讯网 > 体育

神血图腾 第一百四十六章:龙凤楼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8:49

神血图腾 第一百四十六章:龙凤楼

两人边走边聊.不多时.龙凤楼已经近在眼前.

望着眼前的龙凤楼.黎生不禁大为惊叹.聚仙城之中.最大的酒楼大抵就是陈茂才的翠云楼一样的规格.可是相比于眼前的龙凤楼.那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楼高数百尺.占地数亩.其间人流往來不绝.更有灵气氤氲宛如仙境.

这样的气势.沧海宗弟子果然都是财大气粗.

龙凤楼第一层.就已经高达十数丈.方圆极广.其内摆放了数个擂台.角斗场以及拍卖高台等.而从第二层往上.就是各式各样的看台.雅间.不知有多少层.

“其实在这小小的龙凤楼之中.也是有着等级之分的.像是一层的大厅就是混进來的外门弟子一般呆的地方.而再往上的一些雅间和看台.则是内门弟子的地界.更往上的一部分.比如几个从不对外开放的房间.则是宗门中的几个核心弟子独有的领地.等闲内门弟子都是不能进去的.”丁圆带着黎生走走看看.说道.验过了内门弟子的身份之后.便沒人來阻拦两人了.

“这些界限虽然沒有规矩言明.可是所有的弟子都自觉遵守.形成泾渭分明的地域.阶级的差别总是无处不在的.”黎生点点头.沒有接丁圆的话.、

刚刚进入这里的时候还不觉的.进去之后.黎生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里一种无形的等阶.

随着两人所在的楼层越來越往上.入目所见的美女也越來越多了赶來.看的黎生有些眼花缭乱.

他早已不是懵懵懂懂的少年.虽然他有着不似少年人的睿智.也不会为美色所惑.可毕竟年岁尚轻.可是对于男女之事已然了解.再加上长久的修炼很少接近女子.此刻一时竟然挪不回目光來.

“喂喂.喂喂.我说啊

.可以了.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好不好.虽然看美女是我带你來这里的目的.可你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我们可是第五峰的内门弟子哎.要有格调.格调.”丁圆鄙视道.

一路所过.不时有容姿清丽的女子袅袅婷婷的从黎生身边走过.顺便朝着两人投來魅惑的眼神.看的丁圆有些神思不属.能进这里的男子大都是内门弟子.身份不会太低.再加上黎生的年岁如此年轻.自然也一大批的女子将目光投放在黎生的身上.

当然.以丁圆的理解自然是大部分的女子都在看他.

龙凤楼之上.有歌有舞.有酒有乐.丁圆挑选了一个靠近看台的看台位置.摆上一桌酒菜.和黎生对饮.

“丁兄.你今天带我來这里.不会就是吃吃菜喝喝洒吧.”黎生和丁圆碰了一下杯.苦笑道.

“怎么可能..”丁圆脸色一正.

“我这是以一个爱护师弟的师兄身份.带师弟來领略一下沧海宗弟子们的生活风光.同时也见见世面.放松放松修炼的疲惫.”

“所谓的见见世面就是在这高之上喝酒.”黎生举着酒杯对着大义凛然的丁圆问道.

“当然不是.”丁圆一口否定.

“你沒发现这里的玄机么.”

“什么玄机.我怎么沒有发现.”黎生道.而后丁圆悄悄的凑过头來.小声说道.

“你沒发现.从这个位置向下看她们跳舞.角度特别好吗.”丁圆说着.神色猛然变成猥琐.奸笑着看向下方.

此时的看台下方的一座台子上.正有几名女子在献舞.从这个角度看去.的确非常美妙.

只是这个美妙不在女子的脸上.而是在那曼妙的舞姿和那随着舞姿时不时露出的春光上.

从上方看不去.果然是时隐时现.极为惹眼.

黎生有些痛苦的捂住了双眼.感叹自己的交友不慎.此时的他很想摔杯离去.表明自己不认识丁圆.

可这样是不行的.丁圆毕竟是他的师兄.因此他只能忍受着.慢慢睁开双眼.同丁圆一样向下方看去.

你还别说.确实舞跳的不错.

酒至半酣.丁圆有些坐不住了.

“黎生.我今天带你來可不是真的來喝酒的.”

“哦.那是來干什么的.”

“当然是寻找沧海宗枯燥生活中的快乐.”丁圆笑道.

“女修士也是人不是.不能真的像是神仙一样断绝qn.今天來这里.自然是要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否则你以为这些男男女女的弟子都來这里干什么.”

丁圆的眼睛四处打量.终于聚集在远处一个美丽女子的身上.“你有沒有需要兄弟帮忙的地方.沒有的话.兄弟我就要出动了.”

“帮忙把帐结一下.谢谢.”

“……”

丁圆一改往日的怯懦.眼中放着狼光.口中流着涎水去追逐自己的猎物去了.黎生盯着一方的舞蹈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便收回了目光.

打着寻找道侣的幌子.其实又有几个是真心來这里寻找道侣的.这些衣着暴露的女子初看时觉得新鲜.看久了便觉得索然无味.

他和月慧呆在一起的时候尚且不会犯花痴.何况是这些女子.

好在今日虽然是龙凤会.这龙凤楼之中却也不仅仅是只有男男女女.也有交易拍卖之类.更有几个修士在擂台之上向大家演示武技功法.不时的博得满堂喝彩.

美酒独酌.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可是想要独酌的黎生却忘了一件事.

他长的不错.

算不上人们眼中的绝色男子.更是远远比不上青羅的英气阳刚.花千谷的妖异俊美.可是和一般的男子比较.他绝对算的上是隽秀干净.还有着年轻少年特有的纯净气息.

所以在这寻常弟子不得其门而入的龙凤楼之中.他小酒独酌.自然就成为了一道风景.就算他沒有其他的心思.自然也会有人上门來找他.

“这里如此热闹.公子一人独酌美酒.不觉得有些闷吗.”耳边传來柔软的女声.让黎生面色一怔.随后头也不回的出声.

“不闷.”

虽然诧异于有人和自己说话.不过听声音并不认识.在这龙凤楼之中.黎生自然就沒有认识一下的打算.

“呵呵.公子真是风趣.”女子柔柔的笑着.径自坐到黎生的对面.

黎生不觉得自己刚刚的回绝哪里有趣.不过看在女子已经不在意他的生硬坐在对面的份上.他还是打算抬头看上一眼.

腰细.腿长.胸大.衣着‘简单’.年纪二十多岁.有些大了.面貌么……打扮的不错.及格.

心中浮现这些内容的黎生看着女子自顾自的为自己斟满酒.笑盈盈的喝下.终于出声.

“我的酒钱可还沒有付呢.”

“公子说笑了.我刚刚看见一个胖子为公子付了酒钱呢.”女子丝毫不恼的笑道.

果然.只要见到丁圆的圆脸就会让人下意识的认为他是一个胖子.

“好吧.就算有人付了酒钱.姑娘已经喝了酒.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么.还有.恕我冒犯.姑娘的年龄应该比我大.这公子的称呼怕是不合适吧.”

“公子难道不是内门弟子.”

“是啊.怎么了.”

“既然是内门弟子.小女子叫一声公子就沒错了.如果按照宗门规矩的话.就算是叫师兄也是应该的呢.”女子掩嘴嫣然一笑道.语气似乎更加柔软了.

既然是内门弟子.那么越年轻.自然越优秀.

“到底什么事.”黎生已经沒什么耐心了.

“公子难道是第一次來.”看到黎生这个样子.女子心中诧异.自己明明长得不错啊.犹其是今天刻意打扮之后.为何这少年如此生冷.

“是又如何.”

女子一笑.认为眼前的黎生应该是不清楚龙凤楼里面的道道.看以不知晓自己的目的.如果知道了.以这少年的年纪再加上自己的美色.那那还不是手到擒來.

“近來天气愈发的冷了.小女子这些日子里总是觉得夜间寒冷难耐.公子可有更好的去处.也让小女子能够挨过这该死的冷夜.小女子感激不尽.”

女子说着.眼神变的有些可怜.自己的这番话.这少年总该不会还不明白吧.如果还不明白.那就是这少年的智商有问題了.

黎生当然听明白了.他微微一笑.看着眼前只能算是中人之姿的女子.眼神玩味.

“你想要和我睡.”

女子哪怕如此想的.也被黎生的直接问的有些猝不及防.一时有些尴尬.片刻后好的脸色渐渐变的有些羞红.嗫啜着道.

“可…可是…这样的话.我…我不行…的……”声音渐轻.随后变的细不可闻.仿佛小姑娘害羞红了整张脸颊.那神情倒还真有几分楚楚可怜.

“可是我不想啊.”黎生的下一句话直接让女子愣住.脸颊上的红润快速的消退.随后变成了愕然.

也有些羞恼.

好有些恼怒.想要翻脸却惧怕于黎生的内门身份.同时也垂涎于黎生的皮囊和优秀.这样的新嫩弟子在内门之中那群老狼中可不多见.想了想.她打算做最后的努力.

“其实.如果公子真想的话.我…我也是可”“我不想.”

清晰的声音表达了同样明确的意思.

我不想.

看着眼前的女子还不甘心.黎生继续道.

“我还年轻.对你沒有别的想法.你也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了.更直接的意思就是..我还小.”

黎生说的是实话.他今年才十四岁.准确的说是十三岁半多一点.只是因为勤于修炼的缘故长的高.因此看着像是十六七的英俊少年而已..只是他现在瞪着大眼睛卖萌的做法有些可耻而已.

就在那女子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黎生身后突然响起熟悉的喊声.带着委屈.带着愤怒.还有掩盖不住的哭腔.

“他都说了他还小.你沒听见么.”

三明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张掖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湖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三明好的牛皮癣医院
张掖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