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尾资讯网 > 游戏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十一)

发布时间:2019-09-25 17:41:45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十一)

昌亚对大宇宙的消失并不如何着急,他一心想的是“有极物玄机体”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有了它才能保护元神不受宇宙和宇宙中的物的冲涮伤害,又想:“书上说元神能够自制有极物玄机体,那第二个‘我’又是怎么制作有极物玄机体的?”由于过度劳累,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他眼皮沉重,朦胧间见伊傛款款行来,面容温婉动人,然而眉宇间愁肠百结,他立时心情也不好起来,对她说道:“傛儿,你怎么见了我不高兴?我做错了什么吗?”

伊傛摇摇头,满是歉意道:“小亚,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和我妈妈,我一直在想你去了哪里,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却去哪找你?你……你怎地不来看我?”

昌亚忙道:“我不是不来,我还有许多的事要做,等我做好了,就来看你和伯母。”

伊傛忽然垂泪道:“我爹爹害死了婶娘,害得你孤苦伶仃,你好可怜。”

昌亚恨道:“这一切都拜你爹爹所赐!”

伊傛低头轻轻说道:“我爹爹利欲熏心,他……他好糊涂,我代替他向你赔罪,盼你瞧在我的面上饶过他。”

昌亚大感为难,不知伊傛从哪听说他爹爹伊百川害死了我母亲,这时候找到我要我原谅她的爹爹,可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一时难以答应。伊傛见此情景,知道无可挽回。取出一把匕首道:“我替爹爹抵了罪恶,你从此忘了我吧。”说完白光一闪,使劲往胸中刺进。昌亚真力已经消失。要在平时只用手指弹出一股真力,就能将她的匕首弹掉落在地,可是现在要想救她,速度便慢了许多,等他抢到匕首时,已经是在伊傛的胸口的肉里了,鲜血不停地流出来。伊傛面色苍白慢慢软倒,他抱住她大哭大叫起来:“傛儿。傛儿……我答应就是了,只要你好好儿的。”他握着伊傛的一只小手,觉得冰凉冰凉的。睁开眼睛果然握着一只小手,也是冰凉冰凉的。却是百里好女看着自己,眼里又恨又怒,知道不好。好女将手一甩,“哼”了一声,扭身下了楼,他赶紧叫她:“好妹,好妹,你听我解释!”好女哪里肯听,一溜烟跑了。

芮区公笑道:“昌少侠一会傛儿。一会又好妹,难怪她会生气,你怎么跑这里来这么多天也不回家?”

昌亚一下子却哪里解释得清楚。急得直是跺脚。

好女跑下楼便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一滴滴落下,心中酸楚:“他在梦中也想着她,叫她傛儿的声音好亲密,他要答应她什么?定是答应与她成婚,他……他终究是答应了。”

当下也不回西厢房。一阵乱奔,到了检武场。坐在栏杆边上。这是大灵峰的最高处,眼望高高低低的山脉在云海中若隐若现,一时心乱如麻:“你的心怎地就像迷雾山脉的云雾一样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十一)

,叫人看不真切,几年来我以为你心中只有我一人,却原来我是自作多情,你口口声声说,要是遇到危险,大不了和我一起死,直叫我感动得不能自己,你还甜言蜜语地叫我贤妻,讨我欢喜,原来都是骗我。我原是要依靠你,自从我家覆灭你便是我心中的主宰,却没想到,没想到……他,他……”想到后面直在心底里呐喊:“我可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心里翻江倒海,山风掀动她乳白色纱裙,打乱了她美丽的秀发,黑珍珠般的美目变得无神。…

好女正自伤心,听得上痒宫一片吵闹,也不知发生什么事,一时无心理会,只愿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便立起身向僻静处走去,忽听一人叫道:“百里姑娘,大事不好。”她只是不理,心想:“这里的事与我无关,我理他作甚?”

一个小仙士快步走来拦住她,喘气道:“百里姑娘,出……出事了,你快去看看,昌少侠被人打死了。”

她怔了一下便恢复过来,冷笑道:“你们的昌少侠武功这么高,怎地会被人打死,可是他又耍什么把戏,又来骗我?”

那小仙士定了定神道:“千……千真万确,说来谁也不信,昌少侠的真力突然不知去向,伸手出去没有半分力道,比一个普通人还有不如,被人轻轻一掌打在身上,身子飞出去十几丈远,跌在地上已经没气了,情势危急,姑娘你快去看看。”

好女觉得他不像说假,倒有九成九是真的,身子冷了半截,旋即飞步向上痒宫奔去,远远听到宫外一个高昂的声音正在说话:“这姓昌的小子毫无武功,你们把他奉为天神,可不要是天界流浪的骗子,在天界为人识破诡计,人人都防着他,他再也无从下手行骗,便跑到‘西海上痒’来骗你们,我们这些仙师仙士没见过外面欺人的手段,一时为他所欺。简直是可叹之极,可叹之极!”言语间很有威势。

这些言语极是侮辱人,但她急于想知道昌亚到底如何,便奋力拨开人丛,挤了进去,果然昌亚躺在地上,双目紧闭,已经死了。她双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久,她幽幽醒来,见自己躺在床上,听得屋外有人说话,却是两个老者,一人道:“昌相公在西阁看了十天的书,本已初窥仙道,却不想道法宏大,掩盖了他身体中的宇宙之气。”

另一人道:“天地宇宙,*之气,集在他身上,要是佐以我道法,修成元神,他就是新的武神,只可惜他紧要关头出了这种事,也是天意。”

先那人道:“死也死了,你说天意,还有什么用?”

后那人急道:“你怎可怪我,要不是你不好好守着他,昌相公怎能到处乱闯,不到处乱闯,又能出这种事吗?”

先那人道:“须怪我不得,他为了老婆,什么也不顾了,我想拦着不让他去追那个小美女老婆,芮区公那浑人却拦着我不让追,芮区公那个蠢货,没有法眼自然看不出其中的玄关,这也怪他不得,怪只怪这小子一味好色,等我追上他,他已经被李授音一掌劈死。”

后那人连连跺脚,道:“可惜可惜!回去回去,心凉了心凉了。”说完走了。

好女听到后来听得明白,原来自己找到他的时候,正是他成神的紧要关头,被我这么一搅,坏了大事。要是我知道他正处在这时候,我不管他做了什么梦,也不该生气甩手而走。但是后悔也已经晚了。一时万念俱灰,不禁涕泪涟涟,坐在床上啜泣起来。

她突然想到刚才那两人说的“李授音”,却不知这人是什么人,便爬起身下床,走向上痒宫,要去见见这杀了昌亚的是什么样的人物。亚哥既然真力全失,自是一个普通的仙力者也能将他打死,要是亚哥死在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手里,可真是天大的奇冤。她一路走去上痒宫,却见许多的陌生人正陆陆续续地从外头进来,宫外已经是黑压压的人满为患,那些陌生人与痒内的仙士仙师们都门前场地上席地而坐,要说痒内之人个个斯文,那些陌生人也是个个斯文,坐在地上静静地。…

只见宫门口站着个人,锦袍玉冠,蹬一双兽皮靴子,相当的雄健,又浑身贵气,五十多岁。这人右首却站着一个面相暴戾之极的中年人,也是一般的上下富贵荣华之气。两司一堂的头领杨无图、鲍百岁、刀万千也站在门口。众人都是一脸悲哀。

仙草堂的仇药师带人在一口石缸中倒入许多的药水,又着人抬着昌亚的尸体放在石缸上方三尺高处,几个人按着尸体,尸体便徐徐按落缸中,好女见了眼泪扑簌簌下雨般而落,走到刀万千面前问道:“刀司抚,你和亚哥是最好的,你告诉我是谁打死了亚哥。”

那富贵荣华的中年人忽地两眼发直,随即一闪而换上温和之色,上前介绍身边的五十多岁的人道:“姑娘,这位是天朝李太尉,名讳上授下音,是当今西海出去最有成就者,今日来参加新痒主的继位大典,不想刚到宫门口,正好遇见昌少侠从宫中急奔出来,太尉知道他就是即将新任痒主的昌亚少侠,早就听闻他少年有成,一身融合四力的真气古今不闻,便有心出手相试,不想他全无武功,这个……这个,便如此了。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好女道:“原来是个大官,你又是谁?我不和你说话,请问李太尉,你要与我哥哥过招,怎地不招呼一声,我哥哥怎知你意,可不是……不是偷袭么?”

李授音道:“姑娘不要伤心,姑娘有所不知,这修真之人,浑身布满真气,是不怕偷袭的,我举掌相击之前,已经叫破,令兄完全有准备的时间,我又怎么知道他没有真力,待得发觉已经收手不及。总是我的不对,我赔偿你一万两黄金,再向姑娘道歉,请姑娘原谅。”(未完待续)

安康治疗睾丸炎费用
安康治疗睾丸炎医院
安康治疗龟头炎方法
安康治疗龟头炎费用
安康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