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汕尾资讯网 > 美食

送葬诗歌 第三百九十章 结晶化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6:31

送葬诗歌 第三百九十章 结晶化

苍白的魔力连接着**与大地中流淌的力量,莉琪正在试图将自己“植入”城市之下地脉的深层络中。

她静默的让自己的魔力进一步扩张,同时感觉到身体正在被回馈的力量不断蚕食。正在莉琪要调整魔方阵的结构时,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袭击向眼睛内侧,让她不禁发出了一阵低声的悲鸣。

“唔呃”

这是魔力渗入深层的表现,随着魔力不断深入地脉中流淌的自然魔力里,从对面回馈到莉琪体内的的力量也加了侵蚀身体的速度。不过片刻,少女原本只是微微有些颤抖的身子就仿佛虾子般蜷缩了起来,数十秒之间她,只能闭着眼睛忍受剧烈的疼痛,希望这股剧痛能尽停下来。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却出乎她的预料,这份剧痛并没有消失——倒不如说完相反,它似乎还在缓缓变得加激烈。不仅仅是眼窝深处的视觉神经,莉琪甚至觉得自己身上下的感官都好像被疼痛填满了,如果不是凭借着意志力在强行支撑着,她可能会因为越来越激烈的疼痛感而倒在地上满地打滚吧。

就在她被剧痛侵扰得几乎神志模糊的时候,似乎有什么包含着各种各样东西的画面闪现在了她的视界之底。这些画面的出现与消失v≦实在太过于突兀,以至于她差点以为自己是因为太过疼痛而产生了幻觉。

但疼痛还没有让她的理智短路,她立刻反应过来,这些时而闪现的画面并不是幻影。而是留存在地脉中的部分残留思念顺着回馈的力量一起渗入了她的身体里。很有可能是不断渗入地面的黑泥让血肉中残留的魔力一起混入了地脉之内,而后顺着莉琪扩散的魔力络不断逸散而出。

“喂。莱恩斯特小姐!你、你的身体已经还是停手吧,继续让魔力扩展下去可能会让身体崩溃的!”就在莉琪想要看清楚脑海中不断闪现的画面时。一个法术士的惊叫声却将她拉回了现实中。

首先进入她眼中的是一条布满赤红色鳞片的蛇身,那是扶着她的赫米亚盘踞在装甲车中的后半身。较低的体温透过皮肤带来了些许冰凉的感觉,也让莉琪浑身上下的剧痛稍微减轻了些许。

这条有若巨蛇的下半身放在何处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

,然而在加接近的地方,却有别的东西吸引住了莉琪的视线。

那便是她的身体——在瘦弱而缺乏血色的身躯上,闪烁着密密麻麻扭曲的发光纹路,看上去仿佛某种动物留下的印记。而在一些关节处的位置,皮肤上出现了结晶状的龟裂,闪现着黯淡的光辉。

在如此近的距离看上去实在太过恐怖。似乎少女的身体因为地脉中力量的侵蚀,变成了某种接近于木化石一样的存在。和她说话的法术士已经拉开了距离,原本也是为了确认莉琪的安危才靠近过来的吧。

“没有这个必要。”

深深叹了口气,莉琪惨笑着说道:“这是魔力异常导致的结晶化现象可能比普通的魔力病还要严重不少吧。至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进行反向操作了,毕竟这个身体目前很大一部分已经被地脉的魔力侵蚀,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整个身体都被侵蚀吧——到了那个时候,麻烦你们别把我丢下来呢。”

至人所罕见之处方能一览绝景,为人所不可为之事才可收获硕果或许这意味着在某些方面付出牺牲,但如果连做到这种程度的觉悟都没有。那么想要获得异于常人的成果实在太过贪心了。

莉琪不禁苦笑起来,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成功率究竟有多少,而且很可能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身体被魔力侵蚀的疼痛不断恐吓着莉琪。逼迫她立刻收回那些企图渗入地脉的魔力。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所构筑的法术是被相关法律明令禁止的行为,或许与塞因德谟克拉使用的方法一样均属禁忌。然而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牺牲献祭会伤害他人的生命。而将自身植入地脉则可能危及附近区域的土地。

世间万物皆含有一定程度魔力,这些运行在自然中的力量有着各自的形态——并且会相互产生干涉。虽然都被称之为“魔力”。但它们的性质却相当不同,而且有机物与机物之间的排斥现象尤为严重。

至于这种排异现象出现在活物身上时。则往往表现为身体的机质化比如说现在莉琪那逐渐有些结晶化的身躯。这很有可能是因为身体摄入了超量不同类型魔力的结果,对于生物而言往往是致命的。

“我该怎么说你才好?你的脑子简直比那个法术士还要有病!”扶着莉琪的赫米亚看着莉琪的模样,咬着牙低声怒吼道,“他不把其他人当同类看,充其量也就是自我中心你到底把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

她与卡尔罗塔都是柯特与莉琪的旧识,因为一些原因也知晓了他们身体的特质——随之而来的便是各种麻烦的事情。柯特虽然有时候显得不太着调,但莉琪的存在却让她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言说的异质感。

不知道原因究竟是什么,但是她本能的察觉到莉琪身上有某种存在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仅仅是看着就会产生一种浑身发冷的感觉。因此赫米亚才会尽可能的避与莉琪产生联系,就算见面也不愿意和她说话。

“嗬,反正变成这样的也不是你,你唠叨什么?”

莉琪嗤嗤的笑了起来,仿佛根本就没有将那钝刀子割肉一般的疼痛感当做一回事。但是很她的笑容就消失了,牙齿紧紧的咬合在了一起,而那原本就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瞬间变得加苍白了。

她就像触电了一样不断颤抖着,身体也不受控制的胡乱挣扎起来,赫米亚差点就要抓不住她了。渐渐地,在那几乎化作结晶体的四肢上浮现出细密的纹路,那是将大量魔力按照一定方式排列后形成的魔方阵。

然而这些魔方阵的结构看起来相当古怪,胡乱延展的支线结构宛如灌木丛的枝杈一样杂乱章。可不知道该说它们是意义的复杂还是随心所欲的粗制滥造,莉琪肢体上浮现的这些魔力轨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小孩子用树枝在沙上勾勒出来的模糊轮廓,丝毫没有正常法术应有的洗练感。

莉琪可没有刻意将魔力排布成这种潦草的模样,唯一的解释,便是她输出的魔力在受到地脉回馈的力量之后,自行改变成了现在的结构。奇妙的是,这些涌入身体中的力量似乎还混入了一部分她的魔力,在地脉那粘稠的黄色光辉中,包裹着一部分黯淡的苍白——莉琪甚至还能适当调整它们的走向。

它们还在逐渐延伸着,后甚至蔓延到了脸上恐怕这些魔力纹路的下一步,就是连接进莉琪的脑袋里吧。大地的魔力混杂着莉琪自己的力量,已经构成了一个简单的循环,莉琪的努力也要获得成果。

一部分法术士认为头脑是灵魂驻扎的“房间”,因此会尽心思保护自己的头颅,不让任何一点异于自身的力量触碰到彼处。然而论他们怎么想,这都与莉琪关了,她感觉自己的思想正在逐渐远去。

仿佛脑袋变成了石头一样——这可不是在开玩笑,莉琪已经察觉到“结晶化”的现象要蔓延到头上了。可能传说中被石化的人也是这种感觉吧思考逐渐归于停滞,感知也越来越模糊,终连身体都失去了感觉。

就算不害怕身体因为自己随便胡闹而崩坏,但是面对第一次感受到的感觉,莉琪还是产生了些许犹豫。可事已至此,已经容不得有丝毫后悔了,面对即将完化为结晶体的身体,莉琪再一次强化了魔力的输出。

身体宛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炼金炉,内脏中流淌的魔力在不断地翻滚着,将地脉中吸取而来的力量转换为加存粹的力量。它们在莉琪的体内缓缓扩散,这些异质的魔力正不断侵蚀着她的身体。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之前一直搞错了”含糊不清的话语从莉琪嘴唇里流出,然而就连这点声音也逐渐染上了僵硬的色彩,“时间不多了塞因德谟克拉、那个家伙在试图连接着那里”

耳畔依稀能听到些许不真切的声响,可是莉琪已经听不清楚它们究竟在说些什么了。双耳逐渐被杂讯填满,原本被黑暗遮盖的视界中不断闪现出暧昧的图像——这些都是来自地脉深处的残留思念碎片。

在这几乎穷尽的资讯流中,包含了大量过去没有被莉琪注意到的信息其中自然不乏关于建立在城市之上那个魔方阵的情报。显而易见,那个法术士为了实现如今的计划,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行动。

而现在,莉琪才要试着找到关键的一部分。未完待续。。

成都恒博医院评价怎么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价格
成都恒博医院到底怎么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的费用
成都恒博医院技术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